語言選擇:中文 | EN
您好,歡迎來到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官方網站!

實事求是 敢于創新 善于斗爭
——紅軍時期毛澤東軍事思想的經驗啟示

胡仲凱 

  土地革命戰爭期間尤其是井岡山斗爭時期和中央蘇區時期,毛澤東同志將馬列主義一般規律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創造性地開辟了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井岡山革命道路,毛澤東軍事思想孕育萌芽其中,并反復檢驗、日臻成熟。撫今追昔,其艱苦探索的心路歷程令人驚嘆;細究深思,其軍事思想中的智慧光芒仍毫不遜色、明亮通透。
  啟示一: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毛澤東軍事思想脫胎于毛澤東革命思想,又服務于毛澤東革命思想
  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特色革命道路理論無疑是毛澤東革命思想的凝練概括和精髓要義,無論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還是社會主義革命理論都是以此為基礎發展演變而來的。毛澤東革命思想的正式萌芽最早可以追溯到1927年,“八七會議”上毛澤東提出“槍桿子里出政權”的著名思想,確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統治的總方針,決定發動秋收起義。由于敵強我弱,起義失敗,不得已引兵井岡山,形成了實際上的割據狀態,是個人的創造也是歷史的必然。“腳步”雖已“上山”,但“心”還在城市、農村之間徘徊,真理仍需實踐檢驗。在瞿秋白“左”傾盲動主義、“立三路線”、王明“左”傾政策的指導下,部隊經歷了“三月失敗”、“八月失敗”、二打長沙、強攻贛州等諸多挫折,注定了割據只能從農村做起,必須由農村包圍城市,至此井岡山道路基本成型。革命探索經歷了由“武裝”到“割據”再加“農村包圍城市”的理論和實踐路線。因武裝斗爭的需要,軍事思想應運而生,毛澤東創造性地提出“黨指揮槍”的原則,建立了人民軍隊,在調查研究中發現了人民戰爭這個法寶,從實戰中摸索出了適合紅軍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毛澤東軍事思想初步成形。
  1930年1月5日,毛澤東在給林彪的公開信(后改題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毛澤東指出,“有根據地的,有計劃地建設政權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擴大人民武裝的路線是經由鄉赤衛隊、區赤衛大隊、縣赤衛總隊、地方紅軍直至正規紅軍這樣一套辦法的,政權發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擴大的,等等的政策,無疑義地是正確的。”這一表述后來被概括為“工農武裝割據”三大法寶——武裝斗爭、土地革命、根據地建設。毛澤東軍事思想的成功運用,保證了武裝斗爭的勝利,使武裝斗爭、土地革命、根據地建設能夠鼎足而立,井岡山革命道路因此得以成行。新時代,黨和國家的建設事業面臨著來自內部和外部全方位威脅和挑戰,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然將進行艱苦卓絕的偉大斗爭,因此軍隊必須牢固確立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指導地位,牢牢把握習近平強軍思想的時代主題,堅決做到“四個維護”,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保駕護航。
  啟示二: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戰略戰術必須靈活機動
  建國以后,毛澤東接見外賓,在談到革命經驗時,數次提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他指出,“什么叫你打你的?他找我打,但他又找不到,撲了個空。什么叫我打我的?我集中幾個師、幾個旅,把他吃掉。”“我打我的,又有兩句話,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打得贏就是集中優勢兵力消滅敵人,集中五個指頭割他一個指頭。”“那么打不贏呢?就走,走得遠一點,使敵人不知你到哪里去了。”應該說,這些都是我黨長期以來尤其是紅軍時期軍事斗爭實踐經驗的高度凝練和理論概括。1935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毛澤東在總結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經驗時,系統地論述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其中提到中國革命戰爭的四個主要特點——“經過了一次大革命的政治經濟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國,強大的敵人,弱小的紅軍,土地革命”,指出了由此而規定了的戰爭指導及其戰略戰術,特別強調第二個特點“使紅軍的作戰不能不和一般戰爭以及蘇聯內戰、北伐戰爭都有許多的不同”。由于身處政治統治薄弱、經濟條件落后的農村,敵人強大而紅軍弱小,所以必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而正是由于環境特殊,又有黨的領導和土地革命,所以我們可以“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據開國中將韓偉回憶,1927年12月工農革命軍攻打茶陵撤到湖口地區時,毛澤東就曾向部隊官兵講了“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賺錢就來,蝕本不干”的戰術。
  因應中國革命特點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其指引啟示意義仍不過時。習近平主席指出,“戰爭指導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籌劃指導戰爭,必須不斷創新戰略指導和作戰思想”。現階段較之紅軍當年雖世殊勢異,但不乏相似之處,與強敵相比我軍力處于劣勢,可供使用的有效作戰手段略遜且有限,這就要求我們勇于開拓,走自主創新之路,發展顛覆性技戰術。發展顛覆性技術,除了“另創新技”這一通常的理解外,還應重視另外一層含義,即在研發高新前沿技術、裝備時,不按尋常套路,不走別人走過的路,而是另辟適合自身的“蹊徑”。戰法如此,技術亦然,技戰術并重。
  啟示三: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游擊戰里操勝算;大步進退、誘敵深入、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運動戰中殲敵人。作戰方針、作戰形式、作戰樣式、作戰部署、作戰調整必須慎重細致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是著名的游擊戰“十六字訣”,完整的表述最早見于1929年4月5日毛澤東在瑞金起草的《前委致中央的信》。但更為全面的表述則出現在1930年12月24日江西寧都縣小布村,毛澤東為紅一方面軍第一次反“圍剿”誓師大會親擬對聯一副:“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游擊戰里操勝算;大步進退,誘敵深入,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運動戰中殲敵人”。這既是對紅軍戰略戰術全面而詳盡地概述,也反映出毛澤東對作戰行動自信從容而又慎重細致。
  毛澤東曾指出,在戰略上要輕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實際上是要求我們在作戰方針、作戰形式、作戰樣式、作戰部署、作戰調整上必須慎重細致。具體來講就是,根據敵情、我情、地形、民社情等實際情況,周密細致研究作戰方針、確定作戰形式、選擇作戰樣式、落實作戰部署、進行作戰調整。例如,是引進來、還是打出去,是“分兵以發動群眾”、還是“集中以應付敵人”,是在山地、還是越江河,是打城市、還是下農村,先打誰、后打誰,誰游擊誘敵、誰運動殲敵,是繼續堅持、還是適時轉移等,時間先后、對象選擇、力量使用、戰場設置、階段轉換都要作出具體安排。這些在井岡山斗爭時期和中央蘇區時期的各次反“進剿”“會剿”“圍剿”中都體現得淋漓盡致。當今時代科學技術爆炸性發展、井噴式蔓延,武器裝備精確化、超速化、隱身化、量子化、微型化、無人化、智能化“百花齊放”,制天權、制腦權、制生物權、制信息權“百家爭鳴”,混合戰爭的形態日趨明顯,要求我們更加重視平時作好準備、戰時不間斷指揮。應針對技戰術現實和可能的變化,認真做好理論準備、思想準備、物質準備、訓練準備。一旦戰爭或沖突爆發,要在快速定下決心給下級規定戰斗任務的基礎上,依靠不間斷協同動作組織,連續指揮部隊如何行動、如何相互配合,創造性地由不虞之道達我之所圖。
  (作者系中井院204期合作班〈國防大學研究生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班〉學員)

口袋飞禽走兽官方版下载 喜乐彩玩法介绍 内蒙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哪里可以玩 股票涨跌怎么看 体彩排列五最准十专家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11选5手机版走势图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 启牛配资 湖北11选5五码走势图 原油现货怎么做 黑龙江快乐十分在线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辽宁省十一选五走势 三肖期期中准稳 江西11选5专家预测